<blockquote id="4iciu"></blockquote>
  • <menu id="4iciu"></menu>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人间正是艳阳天》:饱含深情的诗化叙述

    性情 时间:2019-02-19 浏览:
    新华网是新华社主办的,中国最大、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国家重点网站。由党中央直接部署,国家通讯社新华社主办的中央重点新闻网站主力军,是党和国家重要的网上舆论

    《人间正是艳阳天》:饱含深情的诗化叙述

      彭学明的《人间正是艳阳天:湖南湘西十八洞的故事》是一部反映农村扶贫工作的报告文学作品,作品的主题明确、直接,但这丝毫不会影响作品的艺术感染力,因为作者在书写中饱含着深情。古人说:“气之动物,物之感人,故摇荡性情,形诸舞咏!迸硌髡且蛭约罕凰炊韵笊钌罡卸辛诵醋鞯某宥,情感是这部作品的源动力。另一方面,彭学明又能将自己真挚的情感融入叙述之中,从而使文字具有丰富的色彩,能够唤起读者情感上的共鸣。

      彭学明这部以情取胜的作品是“三情”的汇合与重叠。一是鲜明的政治激情,二是浓烈的家乡亲情,三是诗化的文学抒情。

      政治激情奠定了这部作品主题的明确性。政治激情是中国当代作家的重要品格,当代文学的一些优良传统就是建立在政治激情的基础上的。比如20世纪五六十年代,因为政治激情,一批诗人开创了政治抒情诗的传统。政治抒情诗的特点是将强烈的情感宣泄和政论式的观念叙说有机地结合起来。彭学明的这部作品也有这一特点,他紧扣扶贫工作的讲述常常插入一段政论式的观念叙说,往往起到了点睛的作用。作品中的政治激情也体现了作者良好的政治意识。如写到施金通为了解决建停车场时的群众矛盾,主动让出了自己家最好的一丘田后,作者有一番政论:“我突然想到了两个字:牺牲。战场上有牺牲,那是牺牲自己的生命,为的是国家的和平和安宁。和平时有牺牲,那是牺牲自己的时间、利益和幸福,为的是大众的福利和安生!闭饩偷愠隽斯膊橙艘灰怨嶂淖谥。

      我尤其欣赏彭学明在政治激情上敲出了“人民性”这一最强音。扶贫从根本上说就是人民性的具体实施,因此彭学明将人民性作为作品的最强音,他的政治激情围绕人民性而扩展。彭学明从十八洞基层干部实实在在的行动中,深深感到什么才是真正的人民性。共产党强调我们的宗旨是为人民的,但在不少干部那里,为人民变成了“唯”人民。他们只是将人民作为一种抽象的符号、一种道德的标签。尽管这些人的口号喊得很响亮,好像他们“唯”人民是尊,但落实到具体行动上,他们的眼里就只剩下自己的利益。彭学明写出了十八洞基层干部在扶贫工作中的真正为人民的精神。他们因为为人民,就会受到很多委屈,也要作出很多牺牲。每当写到这些细节时,彭学明都会抑制不住自己的感动。他对这些普通干部便多了一层尊敬,对他们的工作也多了一层体恤。也正是从人民性出发,他就看到了即使是扶贫工作,也会产生人民内部矛盾。有的人对扶贫抱着怀疑的态度,认为这是又来骗人的,担心干部会贪污扶贫款。他能够理解普通人民群众的疑惑,因此也以实事求是的态度写到了扶贫工作中的问题,并针对这些问题诚恳地提出了自己的建议。这一切可以说都是他的政治激情凝聚出来的思想成果。

      家乡亲情也是这部作品很重要的情感要素。如果说政治激情给作品带来刚的气势,家乡亲情则给作品带来柔的意蕴。十八洞地处湘西,也是彭学明的家乡,可以想见,他一踏上家乡的土地,乡情和亲情会涌上心头,即使在书写一个严肃话题时,浓烈的家乡亲情便不经意地流露在笔头。这一点突出表现在作品中的风景描写中,因为家乡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在他的眼里都成了久违的亲人:“十八洞的四月,像一个急急赶路见情郎的苗族姑娘,穿着刺绣的花衣,戴着闪亮的银饰,打着一把花伞,边走边哼着苗族情歌!闭庑┓缇懊栊纯瓷先ニ坪跏俏薰亟粢南斜,其实正是这些风景描写烘托出了扶贫工作所带来的新变化,为整部作品打下了一个“艳阳天”的基调。这种家乡亲情还体现在他会自然而然地将家乡的各种物件当成自己抒发情感的由头,这有点像古代诗歌中的“起兴”修辞。比如看到一个寨子的木板房,他便起兴道:“像一个寨子的老人,都有了年纪和资历,深一脚浅一脚地依山而行,傍地而走,高高低低错落有致,或蹲或坐或站或卧,相互而善良地迎接我们!闭馑坪跏窃谛茨景宸,又似乎是在写寨子里的老人。这种浓烈的家乡亲情尤其体现在他把自己视为家乡的一员,他的采访不像是采访,更像是和乡亲们见面、唠嗑、聊天,他和他的采访对象完全融合在一起了,这是作品成功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报告文学必须是文学,文学性是一部优秀报告文学成功的重要原因。彭学明是一位散文家,他在这部作品中充分发挥了他的散文叙述的优,因此作品具有诗化的文学抒情。诗化的文学抒情使这部作品获得了完美的文学性,使他的政治激情和家乡亲情得到淋漓尽致的展现。彭学明十分注重文学性,但他并不滥用文学性,在写作中始终坚持报告文学的非虚构原则。这一点很可贵。因为有些作家在写报告文学时,为了增强文学性,就采用虚构和想象的手法,尽管作品的文学性增加了,但作品的真实性大打折扣。彭学明追求诗化的效果,其实很容易就会滑到虚构和想象的情景中,但他能够把持住。这就在于他始终只写他采访到的内容和他亲历过的生活,所以作品给人强烈的真实感。(贺绍。

    加拿大28外围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