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4iciu"></blockquote>
  • <menu id="4iciu"></menu>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阅读,使优美和深思获得应有的尊重

    性情 时间:2019-05-16 浏览:
    莫言有个比方,读书好比谈恋爱,大家都爱的大众情人,反而不是我的菜。庄子为后世炼丹之士视为南华仙人,仙人嘛,自然舒卷自如变化无穷,他游戏神通,出入无碍,

      莫言有个比方,读书好比谈恋爱,大家都爱的大众情人,反而不是我的菜。老话说,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但不管萝卜还是青菜,好书必有不俗的气质。我今天推荐的十本书,或是经典,或是叩问经典,够资格席地而坐谈一谈,同时又与我的生命相呼应,引起灵魂的共鸣。

      《阅微草堂笔记》

      以前说中学生有三怕,其一就是文言文。大概学生接触的一些文言文,文以载道居多,太想讲道理,压得人喘不过气来,有时适得其反。真正让我起冲动,想用文言写断章的,是《阅微草堂笔记》,这本书不妨视为纪晓岚的长微博,文质兼美,无所不言。纪晓岚曾是《四库全书》的总纂修官,学问冠绝一时,老了懒得再做学问,意兴阑珊,游戏笔墨,追忆旧闻,消遣岁月!对奈⒉萏帽始恰泛迷诔峡液臀谋,文笔漂亮,丰赡华美,圆润璀璨,是见过大世面的馆阁之臣的手笔,苦艾的腐儒或伶俐的小吏写不出这样的文字。若让学生学写浅易的文言文,这里的段落句子很多都可以当范文来看。爱屋及乌学起来,才有兴趣。

      我喜欢读书中涉狐的段落,为什么?觉得鬼太恐怖,狐却善幻化,妖媚女子,佝偻老翁,变得不亦乐乎。他们好像是另一个世界的人,有跟我们一样的喜怒哀乐、心机、爱恨、世故,只是他们披着狐皮,只有有缘之人才有机会洞悉详情。有些道理如果由现实的人来现身说教,道德感太强;但由狐来说,就有了一层过滤,更容易让人接受。

      《阅微草堂笔记》的文采应接不暇,句式浑然天成,此起彼伏,抽刀断水,停不下来。我想,那一刻纪晓岚的毛笔不属于他自己,他纷纷的情思化作纸上雀跃之狐,一时飞灾,因祸得福,柳暗花明,因果报应。纪晓岚在说给自己听。

      《木心散文集》

      木心散文有如天外来客,颠覆我们从课文里学到的对遣词造句的理解,有独特的味道。许多当代散文,文字本身只是工具,没有美感。而木心把仓颉造的方块字细细摩挲后,随心所欲镶嵌在格子里而不逾矩,恰到好处,把一切形式的束缚和限制化作唯美的手段,以艺术之完美,丰富了情感之层次,漫天花雨,落英缤纷。知堂老人说,表达什么固然重要,但如何表达,表达的姿态如何,或许更有意义。

      木心的笔法古雅、思维现代,不落窠臼,他的文字之翩翩,可以唤起我们对古老汉字之美的憧憬和想象,而这恰恰是当今语文课匮乏的。

      “风雪夜,听我说书者五六人;阴雨,六七人;风和日丽,十人,我读,众人听,都高兴,别无他想”。这是施耐庵在《水浒传》序言里的大意,由木心的口气道出,别有韵味。上海作家陈村读到木心的《上海赋》时,“如遭雷击”,开诚布公说:“不告诉读书人木心先生的消息,是我的冷血,是对美好中文的亵渎!彼怪赋觯骸捌笸贾形男醋鞯娜,早点读到木心,会对自己有个度量!币蛭澳拘氖侵形男醋鞯谋旮摺。

      《正是时候读庄子

      庄子那么美,可教师、学生却难以通读,进不了庄子的世界,徒留几个成语典故寓言,隔靴搔痒,真是憾事。庄子本质上是个诗人,文字里涨满了诗意,只是这种诗不是后世的风花雪月、平平仄仄,而是诗意、思考、情致和修辞一齐朗现,神话的隐喻,诗歌的比兴,浑融玄远,意在言外。庄子岂能亦步亦趋,束缚在一般的文从字顺的句子里?所以,汪洋恣肆、仪态万方,句段之间常有跳跃,坊间多见到冗长的翻译,句子笨,越说越迷糊,没有成为桥梁,反而多了不得要领的隔阂,坏了庄子本意。我推荐学生看《正是时候读庄子》,这本书逐字逐句用白话图文解说(《庄子》前三篇)。既然是漫画,图的是通俗易懂、贴切有趣,自然深入浅出。庄子句段之间若隐若现的跳跃和空白,由蔡璧名简易隽永的解释和漫画见缝插针补上,这原文的文脉和意绪就理顺了,顿觉轻盈而饱满,豁然开朗。

      庄子文字原本御风而行,自然不屑于絮絮叨叨、四平八稳,缝隙间余韵悠长的神思,以及因断裂反而开阔悠远的余味,固然潇洒自然,可初学者总有芝麻开门前对不上暗号的无奈。这本书图文并茂,句段之间内在联系,又解释得通透而节制,这是普通学者做不了的事。借漫画传播生生流转的庄子智慧,也不失为一种有趣的形式。

      庄子为后世炼丹之士视为南华仙人,仙人嘛,自然舒卷自如变化无穷,他游戏神通,出入无碍,想必也是可以欣赏得了这漫画的。

      《受戒:汪曾祺作品集》

      一些语文教师不谙文字甘苦,作文课一味指责学生,未免唐突。不妨听听汪曾祺怎么说,他坦言,“我写不了像伏尔泰、叔本华那样闪烁着智慧的论著,也写不了蒙田那样渊博而优美的谈论人生哲理的长篇散文。我也很少写纯粹的抒情散文。我觉得散文的感情要适当克制。感情过于洋溢,就像老年人写情书一样,自己有点不好意思”。我们的生命各有特质,有人擅长议论,有人文字叙述隽永,每个人特质不同,学生不能因某种文体非己所长,加之老师的批评,就妄自菲薄。又如,一些小说家只注重故事情节,以结构取胜,却忘了语言。而汪曾祺却说,“语言是小说的本体,不是附加的,可有可无的。从这个意义上说,写小说就是写语言——语言的粗糙就是内容的粗糙”,他还说,“语言的美不在一个一个句子,而在句与句之间的关系。包世臣论王羲之的字,看来参差不齐,但如老翁携带幼孙,顾盼有情,痛痒相关。好的语言正当如此。语言像树,枝干内部液汁流转,一枝摇,百枝摇”?煽纯吹苯裥矶嗨接判愕目汲∽魑,徒有主题和结构,唯独少了语言。

      翻汪曾祺的小说,仿佛听上年纪的老人闲话陈年往事,生活的,世俗的,大俗大雅。汪曾祺的文字晚年越来越有味,《受戒》就是晚年之作。有的作家,小说有一种凌厉,纸片上也有隐隐的锋芒。汪曾祺不同,是一种柔和绵密,有老人的世故和通透,又有孩子的童真。他的文章看着看着,岁月忽已晚,有哀而不伤的惘然,淡淡的,是白发苍苍的老者慈悲的会心一笑。

      《苏轼散文全集·尺牍》

      苏轼的诗词文章,选入中学课文大多是一流之作。我倒是喜欢他的尺牍,一派童真透明。他的散文诗词多有佳作,却多了文辞的修饰,尺牍里更见性情,不必谋篇布局,不必起承转合,三言两语的调侃,用墨如泼的倾诉,都随自己的意。

      最爱看他聊家常琐事,初到黄州手头紧,信里说,把钱串起来挂梁上,每天用画叉取下百十文,没用完的就存在匣子里,留有余裕招待朋友,这样锱铢必较过日子,少了旷达,却多了真实。喜欢他信里动不动用“呵呵”一词,比起喜怒不形于色的官僚,他这样天真烂漫,可文章憎命达,好官运和好文章往往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他被贬黄州,依然时有“呵呵”在信里蹦出来,真是林语堂所言的无可救药的乐天派。他在这里完成精神的突围,生命由此通透超然,这尺牍里“呵呵”的微笑就是绝妙的注脚。

    加拿大28外围群